临沧茶,要低调到什么时候?

时间:2018-03-16 12:48:37 作者:一片叶子的旅程 阅读: 5105 点赞: 50 分享: 53

凤庆被誉为“滇红之乡”,很多红茶爱好者“知凤庆不知临沧”。临沧茶,是典型的大叶种,在普洱茶发展前,一般被制成红茶、绿茶,主要用来出口,若干年前的凤庆茶厂风光无限。

临沧茶的历史悠久,品质是一流的。《徐霞客游记》中曾有记载,1639年八月初六,徐霞客风餐露宿,游历到凤庆喝了当地太华茶,印象美好,晚上在微弱的烛照中写下如许文字:“下三里,过一村,已昏黑。又下二里,而宿于高简槽。店主老人梅姓,颇能慰客,特煎太华茶饮予。”说明至少在明代,临沧民间已普遍喝茶,有尊贵客人到家就以茶相待,已成风气。

味觉上的卓越,终究让让滇红破空而出。1938年,为支援抗战,冯绍裘先生受中国茶叶公司派遣,千里跋涉到云南寻找上等茶叶。在凤庆他发现当地大叶种茶十分适合制造红茶,于是采凤山茶园鲜叶试制滇红工夫茶,最终大获成功,兼具“祁门红茶之香气,印锡红茶之色泽”。3月8日,云南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顺宁试验茶厂挂牌,首批生产300多担滇红茶,经香港富华公司转销伦敦,大受欢迎,遂开始大量生产、出口赚取外汇,用以支援抗战。此后,以滇红功夫茶为代表的临沧茶叶成为中国质量好、竞争力强、享有盛誉的出口产品。

1950年后,临沧市仍然作为国家指定、云南省唯一的茶叶加工出口基地,被出口到前苏联、波兰、德国等东欧各国及西欧、北美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;1957年,滇红工夫一级在伦敦国际市场创下拍卖最高售价;1958年,首创滇红特级工夫茶,被国家指定为定点生产的外事礼茶;1958年,创制滇红金芽茶,再创国际市场最高售价。

党疼国爱,沐浴在社会主义温暖怀抱中的滇红,不需做营销,只需埋头做好品质,自有国家来统筹分配茶叶的走向。整个50至80年代,凤庆茶厂年产三、四千吨滇红茶,全部出口欧洲市场,当时滇红平均出口价格是每吨5000美元,达到国际市场的中高档价格水平。

在计划经济时代,没有众多“野蛮人”的竞争,统购统销,一家独大,凤庆茶厂活的逍遥自在。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,在私有经济的不断冲击下,茶厂逐渐变得不适应,可惯性使然,还是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辉煌,在整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,作为一个巨无霸的庞然大物,仍然枝枝蔓蔓地生长着。全世界消耗最大的非红茶莫属,而滇红的品质本身又足够硬,至少在普洱茶发展前,没有对比,没有竞争,没有变化,没有威胁,作为出口为主导的产业,滇红仍然是整个行业的骄傲,临沧政府也从中受益无穷。

在今天的滇红集团史料室,可以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及照片:“据史料记载,英国女王伊丽莎白视滇红为珍品,将其置于玻璃器皿内早晚观赏。1986年伊丽莎白二世访问云南期间,时任省长和志强向其赠送滇红茶和云南围棋作为国宾礼物。”

这一切在2000年后发生了改变。

从1992年开始,市场经济体制被确定,改革开放如火如荼,广东率先为中国杀出一条改革之路,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第一拨赚钱的老板,开始敏锐地将目光投向云南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对人本身健康的关注会越来越多,而云南的落后和保守、交通不便、独一无二的自然环境等,让云南幸运地保存了原始生态,这符合健康食品的生产条件。

在市场化的浪潮下,不符合市场规律的企业都要进行转制。1996年,凤庆茶厂整体改制为滇红集团,开始了市场化的节奏,几经股权变革,甚至在2010年左右差点易主云南白药。然而,改制后的国企难以轻装上阵,历史包袱沉重,社会责任期待值高,对政府依赖度高,危机意识匮乏……

在2000年前后,勐海茶厂也经受市场的考验,但后经改制发展成大益品牌,彻底完成市场化,开始注重市场营销,最终在残酷市场中打出一番天地,创制了业界规则,进而主导了这个行业。市场经济时代,只懂得埋头做产品的都是傻子,注定要失败,而只有那些深谙营销之道、品质也过硬的才能成为企业家。大益的成功,是时代趋势造就了他,更重要的是吴远之是个一等一的营销高手。这点对企业家很重要。

不可思议的是,从勐海茶厂当年走出去的那批骨干,这几年也都成为普洱茶界的领军人物。外部资本进入勐海,“狼来了”固然对当地企业家形成冲击,但也会激发他们的斗志,开阔他们的思维。

市场经济下,资本的力量超过任何力量。广东人活生生打造老班章的同时,勐海的很多寨子和山头也声名鹊起,扶摇直上,集体爆发,一举超越临沧。临沧也努力,但受制各种制掣,早在2006年,时任市长的刘明就不断为临沧茶产业发展鼓与呼,并为之做了大量的工作。

目前,勐海集中了普洱茶界80%的大品牌,勐海也成为中国的“普洱茶之都”,此中,资本和营销的力量十足地显现出来。大益诚然有勐海茶厂的背景,可陈升号和雨林古茶坊却完全是市场的产物,品质是基础,可没有营销,就是一头巨牛在集市上到处乱撞。没有适合现代人的营销,现代企业永远没有前途。

临沧茶,经市场化发展一二十年,除凤牌滇红,勐库戎氏、三宁、俸字号、津乔、蒲门、茶山沟、香竹箐等品牌,也在茶博会上看到身影。临沧,目前有总面积达130万亩的茶园,茶叶总产量3.5万吨,作为云南第一产茶大市,普洱茶的最大产地、勐库大叶种茶的原生地,闻名中外的“滇红之乡”,这点成绩显得微不足道。

和勐海相比,临沧的一线品牌很少,临沧茶在市场上的价格也很低,这和它本身数量、品质、地位是不匹配的,既没给地方政府创造高税收,也没给当地百姓生活带来根本性改善。这几年,广东资本虽有进入临沧,但大品牌都将勐海作为总部,临沧只是他们攫取原料的供应站。

临沧,不缺好资源,缺的是营销和资本。

第一,香竹箐3200多年的大茶树,经专家考证,比老子还要老,约商朝早期(当然还值得商榷)。此事不得了。在普洱茶界,三五百年的茶树已让人敬畏,而3200年的茶树,就是神一样的存在。如今在香竹箐这棵古茶树周围自建茶园,陌生人靠近需要开锁。去年该树春茶被拍到天价,35万元一公斤,被一个台湾老板买走。

第二,勐库大雪山有一万多亩野生古茶树群落,一号大茶树经考证有2700年树龄。树龄更长、更多的古茶树藏在更深处,有待发现。目前,该茶树群被政府保护,设有专门机构来管理,防止退化和被破坏。

当然,近十年的市场化也是有成果,两个村寨的茶体现出了他们的应有价值:一个是勐库的冰岛村;另一个是临沧市临翔区邦东乡的昔归。冰岛茶产量比老班章更低,老班章40多吨,而冰岛仅8吨多。就2016年而言,老班章春茶不低于6000元每公斤,而冰岛不低于22000元每公斤。

不只临沧,云南乃至中国茶叶在世界卖不起价,主要还是没有建立品牌。临沧需要大品牌、大资本介入,将总部建在当地,而更重要的是靠当地品牌的自我崛起,政府要理顺关系,加强基础设施建设,制定更加市场化的政策,临沧茶的未来将不可限量。目前,因为以冰岛、昔归为代表的临沧茶崛起态势,正在越来越清晰。

温馨提示:图文综合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;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,我们崇尚分享。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